2010/08/15

Lost and found

近來在學術上其實算是有點迷路了。這不是指近程,因為近程而言有很具體的目標可以追 — 論文主題都有了,要走偏恐怕還沒那麼容易。自從大學畢業寫下 Trek Begins,大方向上我幾乎沒有再找到更明確一點的目標或更進一步的證成,現在走起路來有點虛浮的感覺。當然,我在這一年間心力主要放在別的地方,少了很多此類思考,沒有進展也是可理解的。但最嚴重的,恐怕是體驗了一年「正常的生活」、知道有那樣的路線之後,我發現很難再堅定地說服我自己走回學術界 — 靠近看時學術界有時廝殺異常慘烈、有些規矩不見得比較合理,相對地「過正常生活」也不一定就完全背離理想。雖然兩相比較之後,目前看來學術界還是比較適合我一點,但我也必須承認我仍眷戀著「正常生活」,特別想重溫在中興大家相處的情誼。

但經歷比預期強大許多的後座力之後,我發現正是「一直想重溫舊情」這個心態帶給我很大困擾。可以說我一直沒有完全接受我在中興的生活已經結束了,卻又得硬把自己拉開,那當然很痛苦。一直到最近我才慢慢悟出,如果不要把分離這件事情想成是被剝奪了什麼,而是接受「任一段情誼終將結束」的事實(或許平時就做好準備),離別的心情應該能坦然一些。這裡的「結束」不一定是指關係戛然而止,也可以是轉變為下一個或許比較平淡一點的階段。這樣的轉變很可能無可避免,那我就應該正視它並接受。我不認為這樣的心態會讓我不真摯待人,就好像接受自己終將一死不見得就讓人生變得消極一樣。視每一段互動為難得的恩典並全心投入,這和前述態度並不衝突。如果認知到別離之必然,眼淚卻還是不得不流下來的話,then so be it.

--
沒有一點別離的惆悵也很難說自己真有投入呀。

Labels:

Blogger Marvelous Pine8/15/2010 3:29 pm 說:

你真的可以看月亮忘記了XD

 
Blogger Marvelous Pine8/15/2010 3:46 pm 說: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acxnmaVTlZA

 
Blogger Lin Jen-Shin (aka godfat 真常)8/15/2010 4:10 pm 說:

Like! 那天的好吧,就這樣,讓我印象很深
不過我不知道,或許是因為總活在自己的世界,或是說網路的關係
我大多不會有很強烈的感覺,對於這些事
每次想到這時,總是會想起君子之交淡如水這句話

 
Anonymous scm8/16/2010 5:09 pm 說:

選擇出國念輸的人可能還會經歷許多這種感覺吧。畢業的時候也許會很捨不得,學位拿到後可能也會每幾年換工作。在國外幾年後也很可能會和本來的朋友失去聯繫。

BTW, 為甚麼學術界不是「正常生活」呀?

 
Blogger Josh Ko8/17/2010 1:18 am 說:

"Somehow" 不太正常呀,對很多人而言我們做的事情都挺莫名其妙的吧 XD。

 
OpenID xcycl8/18/2010 11:54 pm 說:

>我們做的事情都挺莫名其妙的吧 XD。

例如邊證明邊碎碎念,然後證完對著一堆塗鴉跟奇怪的宗教圖騰傻笑,走路走到一半會突然大叫。(但是拇指法則說,大部分在路上想到的都有問題)。要不然就是發的論文只有自己,同事以及評審(的學生或助理)看過?

 
OpenID xcycl8/18/2010 11:59 pm 說:

再補充一點,聽得懂 42 這個梗。:-)

前幾天我老闆才說:"what did you prove? 42?"。讓我想到我看第一篇 program derivation 的講義也是玩 42 這個梗

 

<< 回到主頁